服务热线:0755-33126064
党校学习平台

您的当前位置:党校学习平台 > 资讯 > 党的历史 > 党的历史

出卖邓恩铭的叛徒是谁?其最终下场如何?

发布时间:2013-08-27 11:57

  

 

  邓恩铭

  当年,邓恩铭是中共“一大”13名代表中唯一在校就读的中学生,他出生在贵州荔波一个水族人家庭,也是13名代表中唯一的少数民族。1927年3月,邓恩铭到武汉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并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会后邓恩铭又应邀到毛泽东任书记的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主办的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讲课,向广大学员介绍山东的工人和农民运动情况。随后,邓恩铭回到山东并接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当时党处于最危急的时刻,中共山东省委曾在1927年9月15日致中央,要求把邓恩铭调出山东,以防不测,中央当时打算派刘少奇出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但那时刘少奇生病住院,邓恩铭只能仍然留在山东工作。因叛徒告密,1929年1月9日,邓恩铭在暂住的省委宣传部机关被捕,1931年4月5日清晨6时,邓恩铭等22名共产党员被押赴济南纬八路刑场枪决,就义时邓恩铭只有30岁。2013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2周年,让我们重温历史,揭开出卖邓恩铭并致使邓恩铭遇害的那个叛徒的罪恶行径及最后下场。

  邓恩铭反贪,王复元成为中共历史上因贪污被开除出党的第一人

  出卖邓恩铭的叛徒叫王复元,王复元又名王全,1900年生于山东历城县,幼年读过私塾,“五四”运动前后,王复元在邓恩铭就读的济南山东省立一中当电工兼传达员,参加一些革命活动。1921年春,王复元在《大东日报》报社任校对,并与王尽美、王翔千共同创办《济南劳动周刊》,1922年,王复元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赴苏联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1923年春,王复元被党组织派往张店开展工运工作,1924年他建立了中共张店车站党小组,并担任组长。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王复元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参加筹建、成立国民党淄博张联合县党部的工作,并任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1925年王复元被派往青岛,任中共青岛市委书记,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长。

  中共成立前,陈独秀主张共产党员一边工作一边革命,中共“一大”召开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提出由苏联给钱,在中国建立一支职业革命家队伍,随后,中共全部经费的绝大多数来自于苏联。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陈独秀在大会上做的报告中对党的经费问题进行了说明:“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党员缴纳的党费很少,今年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约有一万五千,其中有一千六百用在这次代表大会上。” 可以说没有苏联的经费支持,党组织完全不可能活动和生存下去,一般是苏联给经费,然后由中央再分拨给各地党组织,但经常出现苏联给的经费迟迟不能到位的情况。1927年4月27日,王复元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会后,中央让他带回拨给山东党组织的活动经费1 000元,而王复元竟将这笔巨款据为己有,却谎称巨款在途中被窃。随后,王复元利用担任山东党组织重要职务之便,多次贪污公款。1928年4月,他以去上海与党组织联系工作为由,从直属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印刷部的集成石印局拿走2 000元资金,而当时石印局承担印刷山东党内刊物《红星》、党的文件与宣传材料的重任,最终石印局因经济困难,而被迫停业。

  王复元贪污党费的丑事,被中共“一大”代表、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及时发现,邓恩铭对他进行了十分严厉的批评。早在1926年8月,中央扩大会议就通过了关于《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的通告,这也是中共颁布的第一个惩治贪污腐败分子的专门性文件。通告说“最显著的事实,就是贪污行为,往往在经济问题上发生吞款、揩油的情形。”“如有此类行为者,务须不留情地清理出党,不可令留存党中,使党腐化,且败坏党在群众中的威望。” 依据中央的文件,邓恩铭将王复元开除出党,邓恩铭成了中共历史上反贪第一人,王复元也成为中共历史上因贪污而被开除出党的第一人。

  王复元叛变投敌,周恩来派出特科人员张英赴山东除奸

  王复元被开除党籍后,对中共怀恨在心,竟于1928年上半年投靠了国民党,1928年11月,王复元与当时国民党在山东的头子王乐平相互勾结,并共同发表了“反共宣言”,在王乐平的策划下,王复元的胞兄王用章随后也叛变投敌,王用章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中共山东省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时,王用章任候补委员,并担任党内交通,公开自首叛变后,王用章改名王天生,“二王”叛党后,出卖组织,王复元还担任了“捕共队长”,当时济南被日军占领,国民党不能明目张胆的行凶抓人,于是国民党就与日伪警察局一同行动,反动气焰极其嚣张。

  1929年1月19日,王复元带领敌人秘密抓捕了邓恩铭等17位同志,致使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及各地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山东大地。面对危局,山东省委迅速将王复元、王用章认识的山东地方党的重要干部傅书堂、卢福坦、丁君羊、刘俊才等调离山东。当时任中央军委书记的周恩来得知这一消息后,在上海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最后,决定派中央特科人员赴山东锄奸。

  为了保卫中共机关及中共主要干部的安全,早在1926年9月,由周恩来提议,党中央派遣顾顺章和陈赓等去苏联学习政保工作,“四·一二”政变后,迫于形势的需要,1927年5月,周恩来在武汉主持成立了中共特务工作处,下设特务、情报、保卫等四股,以情报工作为主,特务工作处在当时国共的斗争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1927年9月,中共中央机关由武汉迁至上海,周恩来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书记。随后,周恩来将原来的“特务工作处”扩建为中央特科,从此中央特科正式建立。到1929年,中央特科已臻完备,周恩来是特科的总决策者,又是实际负责人,特科的基本任务是:“保证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安全,收集掌握情报,镇压叛徒,营救被捕同志,建立秘密电台。” 下设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交通科四个科,各科职责是:总务科成立得最早,该科的工作比较琐碎,它的经常性工作主要有三项:设立机关,布置会议,营救被捕同志和组织安抚事宜;情报科的主要任务是搜集情报,了解敌人活动的动向,还筹款等;行动科建立于1928年4月,任务是严惩叛徒特务首恶;交通科又称无线电通讯科,其任务是用无线电台为红军和党在白区工作提供快捷的情报。

  周恩来经过反复考虑后,决定派张英赴山东锄奸。张英,原名马宗显,又名马国宪,1902年出生于山东省潍县高里集马家庄(今潍坊市寒亭区马家村)一个贫农家里。他从小就喜爱武术,经常向懂点武术的人请教,加上体格强壮,所以武艺高强。1923年,21岁的张英到冯玉祥的西北军当兵,由于他武艺高强、聪明伶俐,加上办事干练,很快就升任为中尉排长。1925年11月,张英被选派到苏联基辅红军军官学校骑兵班学习,并于1926年11月7日,在该校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张英以优异成绩从基辅红军军官学校骑兵班毕业,随即到维斯特拉高级军官学校深造。1928年底,回到上海,在中共中央机关做保卫工作,负责周恩来的安全。周恩来认为,张英不仅政治素质好,武功强,还有一手好枪法,五十步内用手枪射击,能百发百中,是特科有名的“神枪手”,而且,张英还是山东人,去山东执行任务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周恩来亲自找张英谈话,当询问张英有没有困难时,张英果断回答说:“没有困难,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傅书堂的大妹妹与张英假扮夫妻到济南锄奸

  1929年3月,张英与助手王昭功从上海乘船来到青岛,在一家客栈住下。当时的青岛还在北洋军阀的统治之下,因此叛徒王复元的魔爪暂时还没有伸到青岛来。当晚他们就与暂居在青岛的山东省委及青岛市委负责人取得了联系,经党组织研究决定,先派王昭功到济南,探听叛徒王复元的踪迹,谁知王昭功一到济南就不幸被捕了,省、市委决定派张英赴济。当时济南盘查得很严,单身汉不能租赁客房,为掩护张英顺利完成锄奸任务,决定选派一名机警的女同志与张英假扮夫妻。被选定的女同志,是省委工人运动部部长傅书堂的大妹妹、尚未婚嫁的傅桂兰,而党组织选傅桂兰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傅书堂,原名傅余庆,1905年1月5日,傅书堂出生在山东高密县城北关一个以打铁锔盆为业的家庭,1919年秋,傅书堂高小毕业后,到高密火车站车头房当擦车夫,次年春,考入青岛四方机厂当学徒。1923年秋,邓恩铭到青岛进行革命宣传和筹建党、团组织,同年11月,邓恩铭与傅书堂相识,二人很快成为要好的朋友,在邓恩铭的教育熏陶下,傅书堂进步很快。1924年夏,经邓恩铭和时任青岛团组织秘书的孙秀峰介绍,傅书堂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山东高密县第一个共产党员。1925年2月,胶济铁路局内发生了浙江派和山东势力派之间内讧,傅书堂决定借此发动独立罢工斗争,傅书堂向邓恩铭和中共山东地方执委负责人王尽美作了汇报,王尽美对罢工运动进行了具体研究和部署。2月8日,在邓恩铭、傅书堂的领导下,胶济铁路工人举行了第一次全线大罢工,罢工遭到了军阀张宗昌和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镇压,造成了震惊中外的“青岛惨案”,邓恩铭、傅书堂等60余人遭到张宗昌的通缉。随后,傅书堂回到家乡秘密建立了高密县第一个党支部,并亲自任书记,这期间,傅书堂的家既是支部驻地,又是党的交通站。傅书堂的父亲傅炳勋还主动担当了掩护工作,傅书堂有兄妹五人,傅书堂是家中的长子,在傅书堂的影响下,傅书堂的大妹傅桂兰、二妹傅玉真,都参加了革命,在从事革命活动时,傅书堂还与高密同乡李淑秀结了婚。

  1927年,傅书堂被选为山东省委常委,担任省委工人工作部和农民工作部部长,并被调往济南开展党的工作,这期间傅书堂改姓张,对外冒充车队长,为掩护傅书堂开展工作,傅玉真和嫂子李淑秀也被调往济南。王复元、王用章兄弟叛变后,傅书堂按照中央指示调离山东,前往苏联学习,去苏联时,傅书堂对妻子和弟弟、妹妹们说:“我出去学习三年两载就会回来,你们一定要坚定地跟党走,坚持斗争,直到革命胜利。”随后,为了安全起见傅玉真和李淑秀也被党组织调回青岛。

  选定傅桂兰后,傅桂兰化名单娟,与张英一块到了济南,他们住进一大马路的悦来客栈,可到济南的第二天他们就不幸被捕了。原来,叛徒王复元在破坏山东省委机关秘书处时,省委秘书张子英立即将所有文件烧毁,但文件还未烧尽,王复元就带特务破门而入,张英写给省委的密信不幸落入敌人之手。就这样,叛徒王复元顺藤摸瓜,找到悦来客栈并逮捕了张英与傅桂兰。张英、傅桂兰被关押在三元宫看守所,审讯张英时,国民党济南市党部主任黄僖棠以金钱美女、高官厚禄劝降张英,遭张英拒绝,随后,就对张英多次动刑,当天就压了3次杠子,打了400皮鞭,张英被打得昏死过去,最后只得将张英押回牢房。然后他们又对傅桂兰动刑,把傅桂兰打得皮开肉绽,但她坚定不屈,并一口咬定张英是她的丈夫,自己的名字叫单娟。

  夜半时分,苏醒过来的张英忍着疼痛,靠自幼练得一身内外软硬功夫,乘守警打瞌睡之机,挣脱镣铐,越过围墙逃走,在济南开商号的老乡帮助下,张英安全返回青岛。为了使张英尽快恢复健康,青岛市委把张英安排到青岛邮电局局长日本人金指金一郎家给其家庭厨师曲学尧当助手,当时国民党特务是很惧怕日本人的,而曲学尧又是中共地下党员王科仁的姐夫,王科仁生于1909年,1927年入党,1929年2月,调任山东省委、青岛市委任交通员。此后,王科仁常常以看望姐夫曲学尧为名,与张英联络,同时还跟张英学武术,练习枪法,数月后,张英完全恢复了健康。

  傅书堂的二妹傅玉真与张英联手除掉了自己的丈夫、叛徒丁惟尊

  傅玉真和李淑秀被调回青岛后,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傅玉真和嫂子李淑秀在青岛一面打工,一面为党组织做联络工作。不久,傅玉真与高密早期党员、时任青岛市委书记的曹克明取得了联系,经曹克明介绍傅玉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高密第一个女共产党员。在青岛为党组织作联络工作期间,傅玉真通过接头认识了一个叫丁惟尊的同志,丁惟尊是山东日照人,青岛职业中学毕业后到高密火车站做擦车工,后经王复元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傅玉真、丁惟尊二人认识后,因工作关系,丁惟尊经常到傅玉真家里,慢慢地二人熟悉了起来并产生了感情,后来,丁惟尊被调到青岛铁路印刷厂当了一名排字工人,不久,两人便结婚了。

  1929年夏,国民党从日本人手中接管了青岛,随即王复元带领捕共队和国民党特务到青岛抓捕共产党。自从王复元叛变后,丁惟尊就整日提心吊胆,害怕自己有一天会被捕。王复元到青岛后,首先找到丁惟尊,在王复元的威逼胁迫下,丁惟尊很快就背叛了党组织。王复元让丁惟尊继续秘密地留在共产党内,企图放长线钓大鱼,并最终一网打尽青岛的党组织。丁惟尊还向王复元提供了他知道的多处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致使许多党员被捕。

  而傅玉真对新婚丈夫投敌变节之事竟然一无所知,不久,打入王复元捕共队的地下党员徐子兴得知了丁惟尊秘密投敌的信息后,立即向中共青岛市委作了汇报,党组织找到傅玉真,并向傅玉真转告这个情报,要傅玉真不要打草惊蛇,暗中密切注意丁惟尊的行踪。青岛市委原来的计划是先除掉王复元,然后再处决丁惟尊。但丁惟尊熟知青岛党组织的联络点,直接威胁了青岛的党组织,市委决定立即斩断王复元在青岛的这只黑手,随后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傅玉真和张英。张英找到傅玉真,与傅玉真一起制定了具体的方案。

  按二人制定的计划,1929年8月10日晚,张英来到傅玉真、丁惟尊租住的云南路汇兴西里家中,这时,丁惟尊已经躺下睡了,傅玉真打开房门,张英走进房间对丁惟尊说:“上级派人来了,要紧急约见你谈重要的工作”,见丁惟尊迟迟没有反应,站在一边的傅玉真赶忙配合着劝丁惟尊去见个面,丁惟尊见妻子都这样劝他,加上他又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就跟着张英离家向海边走去,他盘算着能趁机得到些机密,向主子王复元献媚。二人来到滋阳路路口时,张英突然拔出枪,对丁惟尊厉声说道:“你这个叛徒,现在我代表党,判处你死刑!”丁惟尊见状拔腿就跑,可就在那一瞬间,枪响了,丁惟尊当场毙命。第二天,警察局发现丁惟尊尸体后,就赶往傅玉真家调查情况,傅玉真假装很吃惊,“悲伤”地抓住前来侦查的特务放声大哭,然后赶到事发地点,见到尸体后,傅玉真又“痛哭”不止。敌人见此情形,也就没有怀疑傅玉真,还对傅玉真进行了一番安慰。警特们折腾了几天后,也没有任何结果,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傅玉真、张英、王科仁三人联手除掉出卖邓恩铭的叛徒王复元

  丁维尊被处决后的第二天,王复元来到傅玉真家中,对傅玉真和李淑秀说:“丁维尊是被共产党杀害的,咱们得给他报仇。”还要把傅玉真和李淑秀安排到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工作,并保证她们以后衣食无忧。对此,傅玉真迅速向市委做了汇报,并说明了王复元去她家的一些规律,因为张英根本不认识王复元,市委经过研究后,决定借王复元再去傅家的机会,让张英认准王复元的长相,为以后刺杀做准备。第二天,王复元果然又来到傅家,傅玉真借到马路对面茶馆提水的机会,告诉张英他们,王复元又来了。当王复元离开傅玉真家时,张英从对面马路走过来,和王复元打了照面,并认准了王复元的长相。

  不久,打入王复元捕共队的地下党员徐子兴转来情报:8月16日下午,王复元要到位于青岛山东路110号新盛泰鞋店取鞋,市委立即做了严密部署,市委指示张英、王科仁提前进入现场。当王复元走进鞋店后,由张英守在鞋店门口,王科仁进入鞋店盯住王复元。鞋店店主包好鞋递给王复元,当王复元转身向外走时,王科仁迅速拔出手枪向王复元射击,王复元应声倒地,王科仁唯恐王复元不死,就又抢前一步,向王复元的头部连射数枪。枪声一响,马路上的行人乱作一团,附近的警察也闻声赶来。这时,守在门口的张英迅速掏出双枪,掩护王科仁安全撤退。

  王复元被击毙后,张英又奔赴济南,寻找机会准备除掉叛徒王天生,因王天生行踪诡秘,处决王天生的计划无法实施,张英便回到中央复命。1929年12月,张英被党组织派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1932年2月,在一次战斗中,张英身负重伤,被秘密送往上海治伤,途经武汉时,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并壮烈牺牲,年仅30岁。王复元被处决后,傅玉真为摆脱特务盯梢,离开青岛回到高密老家,后来与山东早期的党员马馥塘结婚,新中国建立后,傅玉真被调至国家水电部工作。1997年10月,86岁的傅玉真在北京逝世。王科仁1930年在济南被捕,同年8月被国民党杀害。□

瑞德软件提供专业的党校学习平台,党校培训平台,网上党校学习平台,网上党校培训平台,是使用当今最核心的J2EE系统架构,研发出的专为学校组织部开展网上党校培训的新一代网络学习平台。



返回顶部

在线咨询